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红影界-电影-电影知识-拍电影网-拍电影论坛-如何拍电影-珠影学堂-珠江电影学院

搜索
查看: 154|回复: 0

[其它] 当代电影分析6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1

帖子

14

积分

零影

Rank: 1

积分
14
影值
14
贡献
0
线下值
0
发表于 2018-5-18 11:48: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youboo 于 2018-5-18 11:56 编辑


当代电影分析1:点击传送
当代电影分析2:点击传送
当代电影分析3:点击传送
当代电影分析4:点击传送
当代电影分析5:点击传送
当代电影分析6:点击传送
当代电影分析7:点击传送
当代电影分析8:点击传送
-----------------------------------------------------------------------

第四部分:文本分析文本概念的演变

    二、影片文本   
    1文本概念的演变   
    我们简要地再概述一下这个从前已经讨论过的问题①①见Esthétique du film143150。。影片分析撷自电影结构主义符号学(sémiologiestructurale)的基本概念有如下三种:   
    1影片文本(letexte filmique):即作为“言谈齐一性(unité de discours)之实际体现”的具体影片(也就是电影语言符码的具体组合、运用);   
    2影片文本系统(lesystéme textuelfilmique):指每部影片所独有的结构模式。由分析家所建构出来,以对应不同文本的影片文本系统,是一种接受该文本固有的逻辑性与紧密性制约的特定符码组合方式;   
    3符码(lecode):本身也是一种(因关系与区别形成的)系统,但不同于影片文本系统,符码是一种可以运用在不同的文本上、更具普遍性的系统(而每个文本则变成该符码的“信息”[message])。   
    文本除了上述结构主义式的意涵之外,在20世纪60年代末期,也特别指陈现代(文学范畴的)文本。   
    茱莉亚·克丽斯特娃(Julia Kristeva)在文学评论专刊《Tel Quel》上提出文本的定义,她认为文本不是陈列在书店里的作品,而是笔体(écriture)本身的“空间”(espace)。在这个严谨的定义下,文本被视为意义生产的(无尽的)过程——也因而潜在着无尽且无数的阅读空间活动,是现代文学文本生产力(productivité)的构成要素;这一“文本”观念只应用在相当少量的文学评论活动中(《Tel Quel》专刊的成员在19671972年间发表的研究论文主要集中在马拉梅[Mallarmé]、庞德[Pound]、罗素[Roussel]、乔伊斯[Joyce]等五六位作家的作品研讨上)。   
    在这样一个定义下的“文本”并没有立即被影片学所接受并采用。第一个原因是,它成为一个狭义的概念,基本上不能适应所有(文学方面或电影方面)任选的作品;其次,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它假设读者扮演着与作者同样主动的、具有“生产力”的角色(巴特甚至认定在这个明确的意义下,“文本”模式就是“我们正在书写的……无止境的现在”)。然而,不论一部片子的实验性有多强,影片永远都受到某些特定条件的制约,尤其是影片的运转(参见第二章第三部分第2节)更约束观众做出积极的“参与”或“合作”活动,尽管我们可以看到从“开放式”电影到“非叙事性”电影或“结构式”电影等缤纷多样的尝试,电影呈现在观众面前的,终究是一个具有特定组合次序及固定速度的已完成的产品(produit fini)。   
    文本肌里(textualité)的观念之所以如此深入影片分析的领域,主要还是拜罗兰·巴特的重要分析名作《SZ》(1970)所赐。在这本分析巴尔扎克短篇小说《萨拉辛纳》(Sarrasine)的专论一开头,巴特提示了理论层面的折中做法。在积极的价值意义上,他把文本“抄体”(scriptible)视同作品完结的否定,而以一个虽然狭义、但却更具运作性的作品的“复数性”(“plurieldune oeuvre)来取代,亦即文学,特别是古典文学,不是由抄写的文本组成的,而是由阅读的(lisible)作品所组成的。文本在理想上无法企及绝对的、无尽的复数性,但有些作品却显示出“有限的复数性”,也就是巴特所称的多义性(polysémie),因此,分析家的任务便是“拆散”、“摊平”该文本以呈现它的复数性、多义性,而善于运用内涵意指(connotation)正是完成这类分析性阅读过程最有效的工具,且唯有系统性的阅读才能保证经过分析得到的内涵意指是中肯客观的,免于穿凿附会之嫌。巴特肯定每个内涵意指基本上都是“符码的起点”(départ dun code),并在非常有限的符码上(全部仅五个)进行《萨拉辛纳》的阅读分析。   
    在这些前提下产生了几个重要的理论结果:《SZ》书中采取一种对于阅读古典文本既非“主观”也非“客观”的态度(一种“既不停留在文本层次、也不停留在主观我层次的系统移转”阅读方式)。这样的阅读方式并不是不完整的,因为它在特定的逻辑上开展,主要目标不在于描述该文本的结构(“没有所谓的文本‘纲要’[somme]可言”),而且,它永远是一种未完成的阅读(“一切都在不断地显现意义”)。巴特实际运用的分析方法带来了非常丰硕的成果:为了对文本完结于某种最终诠释的封闭传统进行更彻底的否定,巴特一步接着一步地以一种“慢速”分析的方式表现古典文本结构的可逆性。这里牵涉到的基本概念是词组(lexie),一个由分析家自行规划的、长短不拘的文本片段(frasment de texte)。整个分析过程即依照先后次序检视这些词组,指出它们(内涵意指)的能指单元(unitéssignifiantes),再将每一个内涵意指各自归属到五个一般符码系统中。这篇论文最令人激赏的一点是,通篇分析不仅在原则上拒绝做出总结,而且以更自由开阔的方式保留文本表意系统的多义特质,形成一种“容量分析”式的阅读方式,打破作品的常态性。   
    SZ》书中的符码概念,就像巴特在差不多同一个时期所作过的其他的作品分析一样,虽然大部分在梅斯的《语言活动与电影》中重新得到印证,但实际上却是相当松散的。基本上,这两位理论家所谈的符码都是同样的东西,一种界定能指(signifiant)与所指(signifié)之间关系的原则,不过巴特的符码范围要来得宽松得多,其“指涉性”符码(code référentiel)及“象征性”符码(code symbolique)其实是各个不同内涵意指的总集合体(《SZ》书中有时还把后者命名为象征性“场域”,而不用符码这个字眼)。到了1973年,巴特在分析爱伦坡(Poe)的《范德美先生》(MrValdemar)时,替符码下的定义是“超文本的(supratextuel)、制定结构概念组织标记的联合场域”,自此,符码的类别清单既无从终结,也无法固定,多多少少都得视所分析的文本来决定了。   



第四部分:文本分析影片的文本分析

    巴特的名作《SZ》成功地融合了文本概念的两层含义,对影片文本分析的急遽开展发挥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有关于指出文本的表意成分、舒张隐含的内涵意指、正确鉴别潜在的符码等基本的文本概念,在后来梅斯的分析实践中得以延伸。不过巴特模式的主要魅力,还是来自他背离传统上建构一个固定的、可以详尽评述某一文本的研究系统,而代之以“开放”的态度,摒弃一篇分析必须在一个最终意义上划下句点的研究方法。上一节中谈到的《SZ》的分析原则,便在相当程度上引导了最初一批影片文本分析的走向。   
    我们可以以蒂埃里·昆塞尔对弗里茨·朗的名作《M》所作的片头分析(发表于1972年)为范例。方法论上,昆塞尔首先就大刀阔斧地完全采用巴特的分析过程——把影片文本依循事件的发展顺序切分成词组。他不去理会文本中影片的组合段或叙事空间方面出现的“技术性”间歇,而把这部影片的片头区分成三个长度不等的词组:1影片的字幕部分(特别是影片标题);2影片的第一个镜头(一群孩子唱着“坏人来了”儿歌,一个妇人提着洗衣篮);3这个片段其余的全部镜头。虽然这样的区分不无故作惊人语之嫌(其实要有效地再分隔“第三个词组”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不过昆塞尔主要是想借此显示分镜并没有绝对的价值,它只是针对某一特定分析而准备的表现素材而已。   
    这篇论述的第二个特性便是(借由一定数量和类型的符码)界定每一个词组的功能。可以代入第一个词组的有:叙述符码(code narratif,遵循剧情片从第一个画面开始就展开虚构空间的一般惯例)、诠释符码(code herméneutique,指“M”字之谜)和象征符码(codesymbolique,昆塞尔把“M”字母与“M字母的直划部分”主题进行衔接)。而在第二个词组中,昆塞尔突出视觉符码(摄影机运动、画面构图等)及叙述符码(引申巴特的“指涉性符码”);至于第三个词组的重心,则集中在如何借着某些纯属电影的符码(codes cinématographiques,尤其是蒙太奇符码)表现焦心期待与期待落空的主题。分析者以和前面的词组区分方式一样的自由度来界定这些符码,这样的做法颇不寻常,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他撷取巴特《SZ》一书中的五大符码系统作为分析的基石,这当中不是没有问题,例如“语义素符码”(code sémantique)成为专收疑难杂症的框架,而“行动结果确立符码”(code proarétique)尤其不适合使用于电影范畴,因为电影里的行动不是被描述出来的,而是被表现出来的。此外,昆塞尔这篇分析中的有些符码直接借自梅斯的《语言活动与电影》,例如“构成符码”(code compositionnel)、“摄影机运动符码”(code des mouvements de caméra)、“摄影角度符码”(codede prise do vue)等等,其他还有一些比较具有普遍性的符码类型,如从巴特处得到灵感的“叙述符码”,或采用例如“视线符码”(code des regards)或“布景符码”(code ed decor)等特殊符码来作分析。这个范例显示出一个特点,即文本模式的内部并不存在一张项目完备的符码清单可资套用,相反的,文本模式敦促分析者必须在每一个他所能指出的能指元素上引入“一个可能发展起来的符码”。   
    这篇有关《M》片的析论还有一个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虽然昆塞尔是依影片叙事的前后开展顺序来阅读本片,但是他一直援引影片后面其余的组成部分与每一个词组、尤其与前两个词组互相关照(举个例子来说,M字母的“直划部分”主题与稍后的影片内容相互关联,从有活动关节的玩偶及以玩偶双足框出凶手的脸部等地方表现出来),巴特强调过的分析必须是一种再阅读(relecture)的观念在此处得到印证。撇开最后几段文章不谈(有关文本“遗传”观点的另一个议题),昆塞尔这篇论文几乎是最早“运用”文本分析概念来分析影片的理想表征,这篇文章明确地显示出,文本分析绝对不是单纯“运用”一个“模式”就算了事的观念。   



第四部分:文本分析符码概念的实质意义

    三、影片符码分析   
    1符码概念的实质意义   
    符码这一概念直至今日仍然具有相当重要的理论旨趣——符码概念假设影片在一个完整的系统上,存在着许多独立自主的意义层次——基本上已经变成当前影片分析必备的基本共识,可是在实质旨趣方面就没有那么明显的力量了,由于符码概念的普遍性很高,所以无法成为一个在效率上能立竿见影的工具。   
    符码系统分析带来的问题至少有以下三种:   
    ——首先就是前面已经提过的一点,不是所有的符码都具有同等的重要性(具体运用时更可以看出它们的不对等关系),亦即各个符码概念在普遍性方面呈现出一种异质化的现象;   
    ——其次,符码从来不以“纯粹”状态出现,因为一部影片如果说是符码具体体现的成果,那么它也同时是符码系统支配规则形成的所在地点:一部影片之能创造符码,就如同它能运用符码一样。因此,想要具体地把符码“孤立”出来,经常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最后一个问题是,当我们想要衡量一部影片的艺术内在特质时,运用符码概念多多少少就会显得有点力不从心。伟大的影片总是充满原创性,是对古典手法的彻底反动与决裂,因此符码分析基本上比较适用于系列式的影片,或所谓的“一般”电影。   
    上述这些符码概念旨趣及问题,都会在下面章节的阐述过程中一一呈现。   



第四部分:文本分析影片分析与符码系统分析(1)

    前面(第二章第二部分第2节)详谈过的影片分段方法——一种具体而且可用的做法——本质上是以理论的姿态落实到影片分析的范畴中,而且借此证明电影中的确存在着符码。我们在本节中列举的早期“符码”分析范例,也顺应这个走向,先集中在影片分段问题的分析上面。   
    第一个将“大组合段”模式应用在分析研究上的就是梅斯本人,他选择了法国导演雅克·罗齐耶(Jacques Roiler)的片子《再见菲律宾》(Adieu Philippine)作为分析对象。梅斯将影片做了完整的分段,并把每一个段落(segment)并到大组合段界定出的七种符码类型中的一种,标出段落与段落之间的标点符号与界限。在整个分段的进行过程中,梅斯雅克·罗齐耶的《再见菲律宾》(1962)剧照。雅克·罗齐耶的《再见菲律宾》剧照。特别借着机会指出段落始终的界定(从影片的最开头处)和段落性质的确定(景和场之间的分别,或是交替轮换等问题)方面的困难。除了从影片本身导出的结论之外,这篇分析的最终鹄的可以说就是在“检视”大组合段的类型,加以琢磨、讨论,进而修正。而且借着《再见菲律宾》的分段分析,明确地表示大组合段(不像影像类比关系这样的符码一样)并不是一个“绝对的”符码,它只是这个语言系统在理论及实务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历史阶段而已(大致上符合“古典时期”)。至于在一部特定影片中,某一类组合段出现的次数频繁与否,完全取决于这部影片在电影形式发展史中的地位。相对的,分析者正可以借由组合段的出现频率描绘该片的风格特性。因此,梅斯特别在段落类型的频率统计以及影片的风格归属问题之间的协调对应上,对分段分析做出了以下的评论:   
    “从《再见菲律宾》一片各种段落类型出现频率的多寡与否的概述过程中,我们可以重新确认在直观批评上所感受到的影片风格——一部典型的‘新电影’(形式的解放、对过度‘修辞’手法的反动、影片叙事呈现出‘简单化’、‘透明化’趋向等),以及存在于这类新电影之内,我们可以称之为“戈达尔/直接电影”(Godardcinéma direct)的趋势(强调语言成分、场景的重要性、整体‘写实精神’和真正的新形态蒙太奇观念的诞生)。”   
    我们在第二章第二部分第4节中讨论过雷蒙·贝卢尔对于文森特·明尼里的《金粉世界》一片所作的分析,也是针对这个问题进行一种全面性的再检讨(其文标题“分段与分析”[SegmenterAnalyser]已经明确地标举出它的论述企图),在理论和分析两个层次目标上,将这部片子从头到尾做了一份完整的分镜表。贝卢尔在反思分段过程中遇到困难时(尽管该片的“古典程度”很高),指出“以影片能指层面中多重的直接时间作为段落区分的标准,只能局部地符合叙事情节的开展过程及戏剧行动的时间序列”。所以,贝卢尔建议同时考虑使用与剧情叙事相对应的“超段落”单元(unités sursegmentales,梅斯在《再见菲律宾》的分析中已试探这种可能性),以及同一段落中由于“轻微的”情节改变而再加区分的“次段落”单元(unités soussegmentales,例如某一剧中人物中途出现或离开),来处理属于古典传统的叙事电影。贝卢尔的建议具有相当重要的理论价值(几乎所有叙事电影都可以运用这种分段方式),特别是它明白地指出,大组合段实际上是分析分段活动的一种面向(一种符码),一头连接叙事符码(超段落),另一头(次段落)则连接多种随着分段愈来愈精密而起作用的符码,进而剖析仅包含少数能指构成的、小的文本片段(本书第二章第二部分第2节关于《艾丽莎吾爱》的分段,由剧本大的连戏单元向下细分成愈来愈短的故事空间单元,基本上都是相同的概念)。   



第四部分:文本分析影片分析与符码系统分析(2)

    除了这两篇著名的奠基性学术论文之外,还有更多的篇章援用大组合段或是贝卢尔的模式来分析电影,不过,它们都没有任何创新或超越这两篇论文之处,而一部电影的(超/次)段落区分也一直都是评鉴其风格归属问题的有力指标。接着要谈的是另外一个跟影片分析如影随形、也是所有的电影符码分析必然关心的问题——符码的实效性如何。   
    前面提到过的米歇尔·马利对阿兰·雷奈的片子《穆里爱》所作的分析,就明显地触及了这个问题。在这篇从许多不同的角度勘验整部影片的通盘分析中,特别开辟了一个章节专门探讨该片的“声音符码”问题,它的两个分析重点诉求基本上很具有普遍性:   
    ——“突显声音分析轴线的重要性,并不代表这个轴线是独立自主的”,所以该篇分析的结论之一就是影片中的配乐不具独立自主功能,它只有在对应整部影片的时候才有意义;   
    ——“声音符码”具有复数的形式,其原因在于它所涉及的范围涵括音响构成、音画之间的关系(视听两向度的相互配合)等各种声音类比关系方面的问题,以及影片中的对白问题,因此这个分析轴不会是单一方向的。影片声音方面的研究角度与分段问题的研究角度不同,如果从整体性及多重性上去掌握声音符码,会比做音响的分段所得到的成果好得多。从这个认知角度出发,电影配乐的介入方式剖析就能借由强烈的抽象结构捕捉到整体的影片意蕴,从后制作(postsynchronisation,探讨影片与写实再现的关系)或画外音的角度去分析影片收音的方式,也能更加丰富分析的结果。   
    马利在有关声音分析的章节中,花了很长的篇幅定义四种“声音符码”,并进行归类,呈现理论化的走向。从“符码”的角度去研究电影的析论不在少数,它们经常超越了原先预设的蓝图,侧面进行与最初架构有关联的其他方面的研究,进一步扩展到符码本质的问题研究上头。   
    雷蒙·贝卢尔曾发表过一篇名为《明显性与符码》(LEvidence et le Code)的文章,专门分析霍华德·霍克斯的片子《夜长梦多》(1946)中一个很短的段落(仅包含12个镜头)。他所选择的分析客体篇幅短小、结构简单(相当于大组合段分类中的一场戏)、视觉内容减至最低程度(一系列的正/反拍镜头[champcontrechamp])。从对白和视线运作的重点分析中,贝卢尔指出这个段落如何透过两个演员之间的话语及视线交换,呈现出“传统”好莱坞电影的剪接逻辑。除了这个特殊符码的研究之外,分析家更感兴趣的倒是编码化(codé)的好莱坞电影如何在“明显性”的外衣下掩藏它的编码系统。   
    正如前面(第一章第三部分)所述,影片分析多少都有贴近理论的企图,这点毋庸赘言,而有关符码的严谨研究也更加强化了这样的一个趋向。   



第四部分:文本分析完尽分析的幻影

    四、完尽的分析与无尽的分析   
    1完尽分析的幻影   
    文本分析的中心问题,就是分析本身是否很完备,是否称得上是一篇意义焕然彰显(表意系统)的论文,这点我们已经在前面的章节申述过。不过在所有文本分析的研究面向中,这种对文本做出详尽而齐全的分析的想法,一直就被当作是一种乌托邦幻影看待——这是一件可以想像,但不可能出现在现实中的事。如果换一个比较不那么负面的看法,我们可以说,它就好像是分析的地平线一样,一旦我们向前进,它就会往后退得更远。   
    这个所有分析者都会触及的问题,在分析的实践活动中具有重大的意义,它意味着分析是永远无法完尽的。不管是长篇大论,还是简短的文本分析(只谈一小段影片),影片的分析探究永远是源源不竭的。   
    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说,电影学者史蒂芬·希思对奥森·威尔斯的片子《历劫佳人》所作的分析篇幅之长,可谓罕见。近期另一位学者约翰·洛克(John Locke)提出新的观点,认为在这部片子开始的第一个镜头(一个相当有名的、繁复的摄影机运动,同时呈现片中年轻情侣和边界小镇的问题架构)中,有一个为时仅有数个画格、快速闪过的阴影,应是饰演昆兰探长(Quinlan)的威尔斯本人的影子。这个细节问题当然不会改变希思“全部”的分析结果,它只是调整了叙事问题(如果昆兰一开始就以画外的形式出现,就代表他所知的比我们所能想像的还多)和特别是陈述活动分析(analyse de l’énonciation,既然是导演本人的影子,尤其是嗜以出现/不在[présenceabsence]的方式给片子以标记的大导演威尔斯)问题的分量而已。另一方面,这个例子也显示出,像希思这种已经提出结论的分析,还是随时有可能再“重新出发”的。   
    同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不过,并不一定只有在新东西或观点被提出来谈论的时候,我们才能重新探讨、延伸或反驳一篇既定的分析。影片分析是永无止境的,这种特性在实际的分析活动中,尤其是在分析客体的选择或分析范畴的界定上,发挥了不小的作用。尽管对一部特定的影片做出面面俱到的完备分析在实际的分析活动中不可能实现,但这个企图仍盘踞在分析者的心中,连带影响了影片片段分析(analyses de fragments)的兴起,这是我们在下面要谈的主题。   



第四部分:文本分析影片的片段分析

    我们在第一章第二部分第1节引述了艾森斯坦的《战舰波将金》一片中的14个镜头分析。在这篇与文本分析本质上非常不一样的(它注重美学及政治层面)析论过程中,艾森斯坦已经指出了我们所讨论的几个问题:   
    1选择分析一个影片片段的主要因素在于要求细节分析的精确程度。以艾森斯坦的例子而言,由于他分析的是自己的作品,对影片细节的正确认知或是取得观阅这部片子的途径,都不会产生太大的问题①①尽管如此,艾森斯坦所描述的片段在今日通行的电影版本中已不复可见,包括20世纪60年代修复完成、符合原始剪接的版本在内。。反之,文本分析发展初期(20世纪60年代末)对于细节问题的顾虑就完全不同了。今天拜录影带拷贝普及之赐,我们想看一部片子也许没什么困难,因此就很难想像20多年前那些优秀的分析家为了分析一部片子,只能一再地回到电影院去重看这部电影,并在整个黑暗的放映过程中埋头做着笔记。雷蒙·贝卢尔那篇著名的希区柯克影片《鸟》的片段分析,就是以综合发行公司提供的分镜表以及他在影片放映过程中所做的笔记,构成了一个分镜分析底本,这种方式本身的困难(以及免不了会出的错)是可以猜想得到的。自从借着剪接台或分析性放映机观阅影片拷贝的可能性慢慢出现之后,长久以来分析者所关心的精确度难题,如一线曙光般,终于获得解决。有限的记忆力,或者在黑暗的放映厅内写下的潦草字体等问题,全部都被这些可以再检视的可能性取代,一切都“不会漏掉”了。影片的片段分析,相对地更容易掌握,成为理想的分析对象。   
    2由于在精确度的要求上往前跨了一大步,影片的片段就分析观点而言,很快就变成一整部影片分析的最佳代替品——一种抽样(就好像化学一样),从抽取的部分能得到整体分析的效果。艾森斯坦在他所谓的“器质性”(organicité)概念中已显现出同样的想法。最初期的文本分析所关心的议题也非常类似,除了被分析的段落之外,影片的片段分析也同时是一种换喻,可以发展成更宏大的研究架构(例如整部影片的分析、电影作者的风格研究,或是整体分析现象的反思等)。   
    雷蒙·贝卢尔所选的《鸟》影片中的那一个片段,不仅具有充分的均质性(homogéneité)及结构上的规律特性,而且也能够让他深入剖析构成所有希区柯克电影的对称、反复等同源效应(并进而扩展到所有的古典电影上头)。   
    下面这两个例子表现得更清楚:雅克·奥蒙特别在艾森斯坦的《总路线》(LaLigne générale1929)和《恐怖的伊凡》(Ivanle Terrible)的几个场景分析中,将片段与两部整体影片对应起来,以显现艾森斯坦电影理论系统的坚实;同样的,玛丽克莱尔·罗帕尔所作关于《穆里爱》的片段分析,也旨在阐述整部片子的“笔体”(écriture)。   
    文本分析模式在这点上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没有它作为支柱,影片片段分析的方式恐怕还得被一再提出来反省论证。同样的,文本分析模式在学术界能引发这么多的回响,得到这么可观的成果,主要的原因之一,也是拜片段分析地位正统化之赐,分析者因此能在严谨精确的尺度下,对一个范围明确而掌控自如的客体进行分析,而且成绩斐然。   
    影片片段分析最根本的问题自然就是选择哪一个片段作分析最恰当。每个分析者的选取标准和动机各不相同,不过下面几个标准经常都在考虑之列:   
    1选择作为分析对象的影片片段必须是一个完整的片段(它经常与前面定义过的段落或超段落相吻合);   
    2因应于第一点,这段影片必须在结构上紧密扎实,具有相当明显的内在组织系统;   
    3这段影片必须足以代表整部影片,当然,其“代表性”依随个别情况的不同而更迭,没有绝对的意义,须视分析的轴线重心及分析者想要突出该片的哪个方面而定。   
    影片本身在这一方面常具有决定性。我们前面所引述的,有关希区柯克、艾森斯坦或阿兰·雷奈的影片片段分析,在所选片段的整体影片代表性上都没有任何疑问,因为它们在风格上都具有统一性。“古典”电影尤其适合这类片段的抽样分析方式。   
    不过,一部片子的古典程度愈弱,问题就会愈复杂,不谈实验电影或是“现代主义”电影这类不言而喻的片子,只要举《大国民》为例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出,分析者绝对不应选取苏珊自杀的那个著名的长拍镜头或是她声乐家生涯回顾的快速剪接场景来作为片段分析的主体,而应选择一个足以衬托整部片子多样化风格的(相当长度的)片段。   
    从这些标准出发,影片分析所选取的片段应避开影片中脍炙人口的“经典场面”,有关《大国民》这个例子的建议也可以延伸适用于其他影片。那些杰出的影片片段分析很少出现与这项准则背道而驰的情况。雷蒙·贝卢尔在分析希区柯克的《惊魂记》(Psycho)时所选的片段不是那场著名的浴室谋杀,而是在这之前的一场很长的对话片段①①贝卢尔曾对希区柯克《西北偏北》(1959)中一场著名的飞机攻击男主角的戏进行精彩的评析,他所选择的片段结构特殊,几乎完全由“英勇无畏”的镜头组成,看起来与我们申论的选取标准不符。他的分析逻辑我们留待第六章第三部分第1节讨论。;而尼克·布朗(NickBrowne)在分析约翰·福特(JohnFord)的《驿马车》(Stagecoach1939)时,则撷取了在客栈中发生的一场表面上看起来非常微不足道的戏来分析。无论如何,形式上的密实性永远比剧情上的密实性来得重要。   
    形式密实性的准则与影片片段的比较分析(这类分析的确比较少见)更有切身的关联。例如米歇尔·马利曾经分别从两位法国导演马歇尔·卡尔内(Marcel Carné)的《北方旅馆》(Htel du Nord1938)和安德烈·泰希内(André Téchiné)的《忆法兰西》(Souvenirsden France1975)中各抽取一个片段加以“重叠”,以显现某些古典电影的分镜特质及其在现代电影中的演变。   
    有些分析经营的目标基本上不在单部影片上,而在某一类型或某一时代上,那么这样一个准则在影片片段的选择上将更具决定性。   
    亨利·德库安的《背信》(1937)的第9场戏。   
    米歇尔·兰尼、玛丽克莱尔·罗帕尔和皮埃尔·索蓝在他们的20世纪30年代法国电影研究专著中相当注重所谓的“结构外观”,意即同时出现在某些影片片段中可资辨识的形式上的印记,例如不断出现的陈述活动印记、影片段落形态的明显改变,或是影片内在时间上的特殊处理方式等等。根据这些研究观点,他们特别剖析了一些片子,譬如亨利·德库安(Henri Decoin)的《背信》(Abus de confiance1937)的第9场戏,戏中呈现出当时罕见的、颇为复杂的时间安排方式,把一个“持续性”剪接(montage duratif,火车上的旅程)、一段行经的路线(到达“父亲”所住的宅邸)和接连两段交替剪接组合在一起。以形式作为选取的标准,并不表示就是形式主义者的观点,因为“在这场戏之前,女主角一直被拒于观视(regard)的目光之外,这个复杂的时间性正好呼应女主角进入视线的过程,进而使她变成了一个被观视的对象物”。   
    对于影片分析的片段选择问题,也许无须再作其他具体的说明。其选择标准,如同所有其他素材的分析一样,绝大部分取决于最终的目标因素。   
    近年来出现了更多有关一整部影片的分析,其中有些研究(例如米歇尔·布维耶与让路易·勒塔分析穆尔瑙的《吸血鬼》或是克丽丝汀·汤普森分析《恐怖的伊凡》)完全与符号学文本分析的论述宏旨无关,不过大部分的析论还是延续20世纪六七十年代影片片段分析的精神传统,并加以发扬光大。直至今日,影片片段分析仍是电影分析活动的主流重心(尤其在电影教学方面,请参见第八章第五部分)。   

红影界-电影知识库-拍电影网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红影界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Template by Comsenz Inc.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X3.2QQ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