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影讯 查看内容

|来自: 新京报 红影 2019-2-25 14:54 32 0

《绿皮书》:用“不正经”的方式拍部正经电影

毫无疑问,在颁奖季开始之初《绿皮书》就已经锁定了两座奥斯卡奖,最佳影片和最佳男配角。当然在奥斯卡的角逐中,《绿皮书》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在最佳导演这一奖项上获得足够多的支持,奥斯卡历史上仅有少数几部最终获奖影片没有提名最佳导演。

《绿皮书》的导演彼得·法雷利是好莱坞著名的屎尿屁喜剧导演,他和自己的兄弟博比·法雷利联合执导的《我为玛丽狂》《阿呆与阿瓜》等片,在票房上获得了一定的成功,但是都属于彻头彻尾的娱乐片,一点艺术的边都沾不到,何况他与众多导演联合执导的《电影43》曾一举拿下金酸梅最差影片和最差导演。

导演彼得·法雷利与众多导演联合执导的《电影43》剧照。图源网络

但是这样的喜剧经验,反而在《绿皮书》的创作中体现出优势,让这样一个听起来就很无聊的电影题材,焕发一点新的趣味。例如维果·莫滕森逼马赫沙拉·阿里在车上吃炸鸡的一段戏,就很像是屎尿屁喜剧里会出现的逼处男嫖娼桥段。在奥斯卡历史上,已经有了黑白警探协作的《炎热的夜晚》《为黛西小姐开车》《猜猜谁来吃晚餐》。

《绿皮书》在故事形式上类似《为黛西小姐开车》,但它类型上更接近公路片,而在人物设置上,更像是《炎热的夜晚》和《猜猜谁来吃晚餐》,它并非是纯粹的种族题材影片,时代上有一个明显的区分,黑人在这个时期已经有了一定的社会权利,但是没有办法从身份上获得全面的认可。


《绿皮书》剧照。图源网络


在刻板印象中的奥斯卡历史上黑白题材影片,乃至纯黑人题材影片,都或多或少地把黑人放在弱势位置,像是《为奴十二年》那般煽情苦楚,又或者是《月光男孩》那种现代身份焦虑。《绿皮书》反倒是一种回归,回归到黑人民权运动刚刚兴起时的电影模样,故事中的黑白角色得以平等和互补。

有不少人诟病《绿皮书》的剧作过于工整,但是这种工整刚好帮助它拿下了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首先这个故事取材于真实事件,奥斯卡向来喜欢这种挖掘不为人知的“大人物+小人物”故事,而且将一段不那么美好的历史,处理得幽默恰当。整个故事有一种教科书般的对称,两个前后人物的发展线索,以及两次在不同地区遇到交通警察,包括司机身份的替换,都是典型的剧本节奏设计。

《绿皮书》剧照,音乐家正在黑人酒吧演奏。图源网络


工整就代表不好吗?并非如此,工整代表的是我们所预期的故事模样。支持商业类型片创作的就是工整的剧作思路,按照剧本节拍表,一步一步地调动观众情绪,该笑的时候就能笑,该哭就可以哭出来。你明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但是最终还会看完。其实按照大部分的故事原型而言,已经没有超脱出模板的故事发展路线了,可以说每个电影一开头十分钟,我们就可以猜到基本的风格以及结局。但是这并不能影响对电影的观感,我们所享受的不应该是叙事情节冲突,而是影片整体营造氛围。《绿皮书》是轻松幽默的,这样的氛围更容易让大众融入叙事,并体会作者通过叙事所表达的思考。

笔者相信,《绿皮书》最让大家觉得实至名归的一个奖项,是马赫沙拉·阿里的最佳男配角,但是这个奖给他反而是最政治正确的选择。马赫沙拉·阿里是奥斯卡历史上第二位获得两座小金人的黑人演员,前一位是拿到一次男配角一次男主角的丹泽尔·华盛顿。丹泽尔·华盛顿毫无疑问是好莱坞权势黑人男星,也是奥斯卡提名最多的黑人男演员,他代表了一种巨星风范。相比之下,马赫沙拉·阿里两次奥斯卡角色都有点讨巧,《月光男孩》中饰演一个同志养父,《绿皮书》中饰演一个黑人音乐家,加上他本身又是一个穆斯林。在这样的角色和个人身份的结合下,极大地推动了马赫沙拉·阿里的演艺事业。

回归到《绿皮书》本身,奥斯卡最佳影片从来不是在选择最好的电影,而是最合时宜的一部。我们完全可以将《绿皮书》看作更为现实的《水形物语》,它其中也囊括了多个美国现下热议的问题,不仅仅是黑人种族,还有少数族群权益,还包括维果·莫滕森角色为代表的意大利移民,也就是老一代移民家庭,以此呼应新的移民问题。并且《绿皮书》继承传统黑白题材意志的同时,又以独特的诙谐幽默风格进行改造,最终成为奥斯卡最佳影片历史上难得一见的喜剧风格电影。

 

□耳朵(影评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0)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红影界

版权声明 -------------© 2013-2016 zjdianying Inc. Powered by Discuz! X3.2

关注公众号 电影滋味

红影界